我们的故事

尊美醇威士忌的故事

我们的故事

John Jameson 于 1780 年研发出了我们酿造爱尔兰威士忌的独特方法,此后我们一直自豪地沿用至今。

如您所想,酿造一款两个世纪以来都深受喜爱的调和型爱尔兰威士忌绝非易事。别担心,我们将 200 余年的勇气、工艺和凝结所有尊美醇人智慧的口感品鉴都浓缩于这个简明的网站上。这就是我们的招牌顺滑口感背后的秘密:我们的精良工艺和别具匠心的员工。
 
Sine Metu(无所畏惧)

我们的家训 - 无所畏惧

正是因为我们始终遵循这一家训,才得以在经历了两次世界大战、一次爱尔兰内战,甚至是美国禁酒令之后,仍然能够继续酿造威士忌。这一家训还帮助我们发现了新机遇、认识了新的匠人和发现了新的威士忌酿造方法。这条 Jameson 家训与我们而言意义非凡,因此我们很自豪地将其印在每个威士忌酒瓶的正面。这也是提醒我们不忘初心的最便利的方式。
正是因为我们始终遵循这一家训,才得以在经历了两次世界大战、一次爱尔兰内战,甚至是美国禁酒令之后,仍然能够继续酿造威士忌。这一家训还帮助我们发现了新机遇、认识了新的匠人和发现了新的威士忌酿造方法。/这条 Jameson 家训与我们而言意义非凡,因此我们很自豪地将其印在每个威士忌酒瓶的正面。这也是提醒我们不忘初心的最便利的方式。
我们的工艺

当地种植

Jameson Irish Whiskey(尊美醇爱尔兰威士忌)是通过降由发芽大麦和未发芽大麦酿成的醇厚罐式蒸馏威士忌,与最优质的谷物威士忌混合酿制而成。罐式蒸馏威士忌和谷物威士忌均经过了 3 重蒸馏,以获得更加顺滑的口感。
此外,我们用的大麦均产自距离米德尔顿不到 100 英里的地方,酿酒水源则是流经我们酿酒厂的 Dungourney 河。这可以说恰到好处,因为“whiskey”这个词就是起源于爱尔兰语词汇“uisce beatha”,意为“生命之水”。大麦产自道路那头,水源就在门前,但所用的玉米却是一种喜阳的作物。众所周知,爱尔兰的气候与热带气候相差甚远,因此,我们雇用法国南部的农民,为我们种植纯天然非转基因玉米,
原料

事不过“三”

别再想什么幸运数字“7”了,尊美醇的顺滑口感源于我们经典的三次蒸馏工艺。这就是我们的创始人 John Jameson 打出尊美醇名声的法宝,也是我们的首席酿酒师 Brian Nation 传承至今的酿酒秘方。
满怀好奇的朋友阅读到此处可能会问,四重蒸馏会不会获得更好的口感。我们早期确实做过一些尝试,但鲜有人说四重蒸馏会更好。是的,“3”就是我们的魔法数字,我们也会将三次蒸馏工艺一直延续下去。
我们的制桶匠

经橡木桶陈年

尽管 Jameson 是彻头彻尾的爱尔兰人,但我们的首席制桶师 Ger Buckley 四处拜访我们在美国和西班牙的朋友,向他们出借我们的酒桶。
酒桶之前是用来对波本 (bourbon) 威士忌和加度葡萄酒 (fortified wine) 进行陈年的,这赋予了其浓郁的香气,之后它们将其自身的烘烤木质香气、甘美香草和甜雪莉酒的香气融入我们的威士忌。
熟成工艺

那么,Irish Whiskey(爱尔兰威士忌)凭什么敢称自己为“爱尔兰威士忌”?

此外,根据一项极其严格的法律规定,烈酒必须在爱尔兰岛上熟成三年以上,才得以有幸称自己是爱尔兰威士忌。
尽管我们的首席熟成师 Kevin O’Gorman 给每桶威士忌规定的熟成时长各不相同,但我们每年有大约 2% 的威士忌会蒸发掉。这些失去的美酒有一个美好的名字“Angel's Share(天使的分享)”。230 多年后,我们猜想它们该重新出现了。
产品

从原料到酒瓶

在尊美醇,自己经营一家酿酒厂是一件让我们颇为自豪地事,这意味着我们能够把控从原料到酒瓶的整个生产流程。
至于威士忌的调配,首席调酒师 Billy Leighton 只选用在我们酿酒厂中陈酿的威士忌。由此,我们无需依靠其他酿酒厂就能调制出风味多样的威士忌。许多知名品牌会使用多个酿酒厂的威士忌进行调配。所以,我们并不是想说我们的方法更优越,只是我们喜欢这种方式。
参观体验

很乐意向您展示更多内容

相信我们已经充分激起了您的兴趣。我们诚邀您参观位于弓街和米德尔顿的尊美醇酿酒厂,我们将为您展示更多内容。您可以在下方获取门票、进一步信息以及规划旅程所需的一切内容。
ourstory_visitus_moretext